景区动态

景区动态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/景区动态

四季风物||石榴甜了

发布时间:2022-09-11 16:03:03 浏览次数:20

image.png

      电话那头,父亲说“中秋要来了,石榴更甜了,硬是甜到心头!”说这话时,那声音挺富激情的。父亲的意思,他要给我寄石榴,让我尝尝今年石榴的味道。却嫌我来回车费太贵,来回几趟车的折腾,干脆让我别回家。我细一思量,心中满满的失落!

      这时我才想起来,父亲精心侍弄的那些石榴树,是前年他从别人家厚着脸皮要回来的新品种——突尼斯软籽石榴。那一年我刚上大学,为了让我和妹妹能吃上这新品种石榴,他特地嫁接。我记得那天,他小心翼翼地将整棵石榴苗剪成小段石榴枝,然后把它浸泡在上好的蜂蜜水里,据说这样可以让来年的石榴更甜。最后用保鲜膜把石榴枝一头紧紧地裹缠好,这一过程,他像照顾初生的婴儿般细腻,丝毫不敢马虎和怠慢 ,却又技巧娴熟。傍晚时,我终于抱着那捆已经完工的树苗枝,同父亲一起到房背后的老石榴地嫁接。这仿佛是一场神圣的仪式,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嫁接。夜里寒月当空,繁星点点,地里的手电筒也闪闪烁烁。由于嫁接是个细活,直至晚上我们才完工回家。父亲在地里蹲了几个小时,站起来时腿僵硬得抽搐,脸上却洋溢着满足的笑容。从此,父亲便精心侍候那十几棵果树,似亲儿女般,有时也害怕它们被风吹雨打,烈日暴晒。经常浇水、施肥、观察它们,那股严肃劲,不亚于教育我们。幸好,那十几棵果树通人性,几个月后不负众望,便长出嫩黄的新芽。这意味着果树已经成活,当乡亲们夸奖果树成活率高时,他却像孩子受到老师表扬般露出羞涩的神情。第二年春天,父亲在电话里像孩子在大街走丢了般惶恐,告诉我小树长出的石榴花全被小雪冻落。所以那年的石榴一个也没熟,就被扼杀。我只好安慰父亲,感叹罢了!

image.png

      今年,天气都较平和,没有大起大落。到了夏天,像希望的那样,红彤彤的石榴花满树。就这样,父亲怀着兴奋和渴望的心情,等待石榴成熟。那几个月,我每次打电话回家,他总是说,石榴比手指头大了,石榴有乒乓球大了,石榴有鸡蛋大了,石榴有小碗大了,有些石榴已经熟透了,,,日复一日,石榴真的成熟了。那段日子,父亲总是一本正经的给说石榴的近况,像汇报工作那般详细,可我早有些不耐烦。终于,九月末是石榴丰收的季节,家里也卖掉了老品种石榴。有些网络也报道今年石榴丰收的消息,对石榴之乡给予赞誉。但母亲说,我家的新品种石榴一个也没动。父亲同母亲商定,第一批石榴太少不卖,更是因为这是我和父亲一起嫁接的,一定要让我尝尝。于是,他便和母亲在家早早折腾,买好纸箱,剪下石榴,包好它,整个过程井然有序。准备给我邮寄时,他们才想起来,他们并不知道邮寄的地址,更不知道如何写字邮寄。况且这么远,他们想一定会坏吧!那几天可把他们俩愁坏啦。我听到这消息,又笑又气。我挂断手中的电话,每年只回几次家的我,索性退掉国庆去外面玩的票。国庆将至,只有几张少得可怜的站票。我完全不顾父亲不准回家的意愿,不顾辗转几个站的奔波,急匆匆地抢下了回家火车票。心里就像新娘出嫁那般喜悦和激动,一天都心情大好。

      第二天我简单洗漱好,巴不得立刻坐上回家的火车。这趟火车是深夜到达目的地,于是我只能搞“秘密行动”,不动声色的赶回家。那天,火车上异常拥挤和嘈杂,每个人都奔赴回家团聚。我心里也窃喜着,想象着父亲看见我的表情。就这样,一天,两天,都在回家的路途中浪费了时间!第三天,我以为平素威严的父亲会责怪我回家,于是我忐忑地推开木门。咦,他正坐在沙发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我,有些紧张和惊喜。他即刻起身,递给我一个又大又红的石榴,一脸心疼的看着我。当我狼吞虎咽地吃着甜甜的石榴时,父亲长叹一口气,我似乎也忘记了回家的疲惫。我让他尝尝,他说他早吃过,甜嘞!但母亲却说,父亲从来舍不得吃大的,等着哪天妹妹读书回家,给我全部寄过去。望着墙角那一大箱,个头大却有些枯萎的大石榴,我的眼泪便涌上来。我强压着泪水,剥开一个最大的递给他。他颤巍巍地接过,一颗颗的放在嘴里咀嚼。我再次看到那天我们在一起嫁接石榴,他那喜悦的表情,只是他的眼角明显多了几条皱纹。我开始感到丝丝内疚,因为自从上班后,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同时工作起初也没有任何起色。

      “小声点,让她多睡会!”父亲轻声对母亲说着。我完全听不出父亲责备的语气,也相信他们越来越爱我的事实。五点多,我就被大公鸡吵醒,睁大眼睛看着漆黑的天花,熬到天亮。天亮了,我该走了!这纯朴的老汉放下手中繁重的劳作,抱着两箱熟透了的石榴,蹒跚地走在我前面。他的背影渐行渐远,崎岖的小路凹凸不平,我走得很慢很慢!这次的离别很平静,似乎不急不躁,却又那么顺其自然。因为我终于懂得长大了,要学会以最好的方式道别,不哭不闹。有人说我糊涂了,来回几百的车费可以买十几箱石榴,何必要急于回家呢?现在我懂了,终于懂了,父母亲不再健步如飞,他们越来越老!回家或许就是一件奢侈的东西!

3.jpg

      我抱着沉甸甸的石榴坐在车上,父亲轻声说到“明年石榴会结更多勒!”是的,“爱如禅,不能说不能说,一说就错”,都说父亲是女儿上辈子的情人,我要在心里留一方净土,把他们的爱珍藏。后来,我把石榴分享给同事,他们都说可甜,粒粒像玛瑙,颗颗甜到心里。

或许每年石榴甜了,我就该回家了!

image.png